冲压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冲压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给我一个吻可以不可以[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19:43:41 阅读: 来源:冲压模厂家

老谭是我的大学老师,长得很像鲁迅,上起课来表情很多变,堪比那些奥斯卡的影帝。我读大2的时候,他上我的鲁迅研究,他向来很严厉,不过好在他中途死了,否则我一定挂科。

俗话说“阎王叫人三更死,不会留人都五更!”作为三界轮换的中转站,如今的地府当家的亦非阎王,与人间一样,讲究一个民主和法治尊重鬼权!以鬼为本,走群众路线!昔日的黑白无常也穿上了笔挺的西服,打起了领带!牛头和马面也换上了皮夹克!但是,不是任何人死了都由牛头马面或者黑白无常送到冥界,在人气很旺的地方,例如军营和学校,死在那里的人往往能得到活着人的祝福,黑白无常和牛头马面是无法靠近他们的鬼魂的,尤其是那些身居领导岗位的鬼魂。因此,就有了我这种灵魂摆渡人的存在,我是一个活人,白天我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到了晚上我就要把那些死了鬼魂接引到地府。

昨天,那是我们文传学院的院运会,老谭作为院长牛逼烘烘的,报了一个400米。这是一个耐力和爆发力并存的项目,年近50的老谭就是不服老,尽管早在去年就换上了假牙,成了正经八百的无齿之徒,可是那张大嘴还是能说会道!什么培养学生人文素养等等官腔玩得一溜溜的。这不,忽悠得一群刚刚摆脱高中苦逼生活的大一小妹妹们无比的崇拜!

今年的学妹质量挺高的,尤其是新闻班的有个长得特别像贾静雯,可是比贾静雯更美,因为她有着柳岩一样高耸的乳房,有着谭小环一样挺翘的小嘴。平日里她喜欢披散着一头秀发,今天她把头发简约的束成了马尾,由于举班牌所以脸上还化了淡淡的妆,使她平添了几分冷艳和高贵。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但是我很喜欢她。但是,昨天我的冥界手机接到了一条短信,老谭死于跑道!

“砰”的一声,发令枪响起了,老谭跑了起来,他的周围有几个年轻力壮的老师,可是他始终跑在第一位,我冷冷地站在跑道围栏外看着,耳边响起了小白学妹们为老谭尖叫的声音,“谭主任好棒呀!不但文采好,上课好,连跑步都这么快!”我的心在不住的冷笑!瞧他那老牛拉破车的速度,如果你不是领导,你就在一群人后面吃灰尘!那学妹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我的身后,“学长,你是李老怪学长吗?”我就是李老怪,怪兽的怪!也有人叫我牛逼李!因为我很牛逼!

我微笑着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你有什么事吗?”

只听得她扑哧一笑,“你就是那个差点把外教大卫抓来打的怪兽学长吗?”

我哼了一声,懒得搭理她,在工作的时候,我从来不和妹子聊天吹水!所以我是冥界河池区的COOL魔。

“怪哥哥,你好像对谭教授一直以来的遥遥领先有点不满!”

我忽然发现这妹子笑得好甜,那甜美的声音唤我作“怪哥哥”,直把我的骨头都叫酥了!她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奇的望着我,我心中不由得一动,于是说:“谭教授天知他跑得有多快,快知天命的年纪了,还孤家寡人一个,天天上课说不知所谓柏拉图式的爱情观,这种浪费青年人时间的行为就等于谋财害命,我对他说的话和思想只能敬而远之!”

她“哇”的一声叫了出来,“怪哥哥,这种话你都敢说,你就不怕他让你挂科吗?”

“挂科,我挂的科目还少了,债多不压身。”

她四下看了一眼,确定周围没有人注意我们,忽然压低声音说:“学长,听说你能见到鬼!那是不是真的,那么大学里到底有没有鬼?”

在学院里,很多人传说我能见到鬼,因为我开着一个网店,店里总是卖点牛眼泪,专门让人看到鬼。我冷冷地一笑:“有机会我让你看看大学里的鬼。”

她忽然眨了眨眼睛,“怪哥哥,我能不能告诉我你读大学到底为的是什么?”

我高傲的笑了,“大学不过是一种经历,来玩玩就好,听他们上课不过走在过场,我的职业由我自己决定,从来不指望老师教会我什么,我已经很完美了。”

她微笑着点了点头,“我虽然不同意你的一些观点,但是我很喜欢你的性格,你真的很真实。”

她的回答我很喜欢,至少她是一个懂得独立思考的女孩,比起那些整天围在老谭身边,挖空心思扮可怜装穷骗助学金的女生可爱多了。想到这里,我的目光又定格在老谭跑步上,只见他跑在内圈,好几个有几分姿色的女生几乎全程陪跑!明媚的阳光下,那些青春少艾的女生穿着热裤和运动小衫果然是运动场上一道靓丽的风景性,尤其是那坚挺,朦胧,结实的乳房似乎不满内衣的束缚,在主人身上跳着曼妙的华尔兹!我忽然明白了厚黑学中的一句话权力是最好的春药,权力是最大的魅力!如果老谭不是院长,如果他是门卫大爷,估计就是那些饭堂打饭的师奶都不看他一眼!哎呀,我怎么忘了,老谭不是命中注定死在跑道上面吗?现在就只有40米就跑完了,他的步履还是很稳定,尽管很慢!他还是第一!我真为一直甘为人后的老师们感叹,你们辛苦了!

忽然间,老谭脸上浮现出痛苦之色,他全无征兆地倒下了,其他的老师赶忙跑上去,只见他脸上苍白!运动会中止了!原来没有人可以逃过命运!老谭死了!校医无比沉痛地向所有人宣布,具体的死亡原因只能等送到医院解剖后才能知道……

>>

夜色降临,一个院长的死除了令运动会结束外,丝毫没有影响同学们的生活。我要了那妹子的电话,原来她叫钟尚怡,于是我约她吃晚饭,她答应了。但是,她提出了一个很奇葩的要求,那就是让我带她去看刚刚死去的谭院长。那原就是我的工作,我何乐不为,好一个爱情工作两不误。

月已升起,月色很温柔地照在无人的跑道上,我拉着钟尚怡的手走在跑道上,她的手好软,仿佛是没有骨头一样,可是她却不给我拉,顽皮地把手抽出来,然后用另一只手打了我的手。我的心中闪过一阵失望!但是,我把一样东西塞到了钟尚怡的手中,她的玉手抓住了那东西,脸上掠过一丝好奇。

那是一个玻璃小瓶,里面装着高浓度的牛眼泪提炼出来的见鬼眼影!“搽一点在眼睛上,你就能看到桃李满天下的谭院长了。”

钟尚怡很听话的搽上了眼影,她的眼前清晰的浮现出老谭在跑道上跑步的身影,猝死的鬼在前往冥界之前,只能机械的重复生前的行为!钟尚怡吓坏了!她毕竟是个女孩子,看到一个死去的人在月色下跑步怎么能不恐惧呢?女生最喜欢宣泄恐惧的本能就是尖叫,就在她正要叫还未叫出口的时候,我一把揽住她,用我的嘴堵住了她的嘴,我们接吻了!她的尖叫被我的热吻堵在了喉咙,羞涩和矜持不住敲打着她的心,驱使着她要推开我,可是我是一个强壮的男生,她怎么能推得开我呢?她美丽的大眼睛里闪烁着焦急和惶恐,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喜悦!最终,她终于靠在我冬暖夏凉的怀抱中,于是我有力的双臂放开了对她的束缚,想不到她给了我一个巴掌,这让我始料不及!只见她跺了跺脚,丢下了一句“我不想理你了”掉头就走了。在她的眼睛里,仿佛有了泪花闪烁!此时,老谭的鬼魂还是不知疲倦地在跑道上跑着,但是他的眼睛却把刚才发生的事一览无遗,他的眼睛里透着一种前所未有的渴望。

但是,我怎么有空去搭理老谭呢,佳人什么时候都比他重要,我快步追上了钟尚怡,“我刚才只是为了救老谭的鬼魂,你的尖叫会让他三魂不见七魄的。”钟尚怡咬着嘴唇,眼睛里泪花闪烁,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惹人怜爱!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跑步的老谭,最终她还是相信了我的鬼话。这时,我再次拉起了她的手,出于少女的矜持她还是拒绝我,但是远远不如先前强烈,我牵着她的手就是不放,她的手试图挣脱几次不果了,妥妥的放弃了挣扎,体贴的让我牵了。我拉着她跑到老谭身边,老谭冷冷地看了我一眼,当他冰冷的目光掠过我落到钟尚怡桃花般的脸蛋上时,分明透着一种渴望的火热。

钟尚怡娇羞地躲到我的身后,我倒是大大方方地叫了一声老师好。老谭点了点头,直到死他还端着院长大人的架子。我接着说:“老师,你死了就该去轮回,为何宁愿在跑道跑圈,也不愿去投胎。”

老谭反问我一句,“你知道我是怎么死的吗?”

我摇了摇头,“我不想知道。”

钟尚怡却说了:“老师,你到底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我们一定帮你达成,你放心去投胎吧!”

为了方便和老谭说话,我拉钟尚怡陪着老谭跑步,两人一鬼就这样跑在跑道上,老谭却说出了自己的死因:原来他一直有心脏病,报400米时压根就不打算跑完,只是想检验一下自己的心脏,看自己跑到多少米心脏受不了就停下来!不料到了跑道上那些漂亮的女生呐喊声,直叫自己停不下来!在跑到200米的时候心中就快负荷不下去了!但是,出于面子的考虑,以及同志们让自己拿第一的忠诚实在令人感动,强自坚持跑到330米,心脏再也坚持不住,彻底罢工!

听着这令人哭笑不得的死因,我只能略表同情的点了点头,问道:“老师,为了不扰乱生死秩序,我希望你能跟我去投胎!你以前不是总教育我们做人要守法纪吗?”

老谭不搭理我,继续跑着没有终点的赛道!钟尚怡说话了,“老师,你到底有什么心愿?我们一定为你达成!”

老谭脸上一红,说出了一句让我和钟尚怡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话,“钟尚怡,你能不能亲我一下!我活了47年,从来没有一个女孩亲过我……”

钟尚怡的脸红透了,我的心中扬起一股愤怒!那是我的女朋友了!可是,让他去投胎是我的责任,忽然间,我陷入了一种矛盾,我眉头一皱计上心来。我说,老师你叫钟尚怡亲你,看着你一张老脸和眼睛太强人所难了吧?”

老谭想了想,终于点了点头,他闭上了眼睛,于是我闪电般在他嘴上一亲!他的眼睛里忽然流出了眼泪,鬼的眼泪代表着重生,一个鬼魂只有21克,那就是生前眼泪的重量!老谭只觉得身子一轻,便往夜空飞去!他看了看钟尚怡,留下了一句话:“谢谢你的吻,下辈子我一定还你一个吻的……

钟尚怡望着越飘越高的老谭,又看了一眼我,忽然说了一句,“今晚你不许亲我了,你亲了谭院长,下辈子他等着你……说完,她又是娇羞又是顽皮在我的左颊留下了一个吻!

在我心中响起了一首老歌:“给我一个吻,可以不可以。”

作者寄语:这是一个YY的文字,博大家一笑!铁帽大贼拜上!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