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压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冲压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息】泉州空巢老人抱团养老互助享清福相伴不孤单

发布时间:2020-11-23 01:16:32 阅读: 来源:冲压模厂家

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里,“养儿”才能“防老”。但近年来,不少人由于工作、生活等问题,迫不得已无法时常陪伴在父母身边,乡村、社区里的“空巢老人”逐渐多了起来。这时,很多老年人开始了一种新的养老模式——抱团养老。

他们或是老同事、老同学,或同住一个村庄、社区,自发“抱团”生活、休闲,互帮互助,变被动为主动,不仅子女不在身侧的孤独感有所排解,也能老有所为、老有所乐。记者近日走访泉州市一些社区、乡村发现,抱团养老已成为泉州市不少“空巢老人”自发的选择。

鲤城金山社区一些爱好南音的老人们,每周自发聚集在彭玉华老人家中吹拉弹唱,“抱团”休闲,老有所乐。

故事篇

抱团生活 带食材一起做饭 共度日常生活

老人们几乎每天早上都会到张秀平家一起吃早餐打牌

24日清晨,83岁的张秀平被一阵敲门声吵醒。她知道是老伙伴来敲门,但有些感冒的她没有起床,敲门声便停止了。过了一会,她又听到一阵不同风格的敲门声。看一看时钟,她起床应门。原来,几乎每天早上,同住在市区金山社区的老伙伴们都会自带干粮到她家吃早饭。“他们会带炸肉、糕饼之类的,再到我家煮粥。偶尔也换口味,比如元宵节,大家带元宵圆来煮。”她说。

张秀平的家在金山社区北区,房子还带着个小院子。24日下午,记者一进她家门,便见到4位老人围坐一起打桥牌正酣,她则在一旁观战。5位老人年纪最大的87岁,最小也有74岁,都是金山社区居民,其中有3位是独居老人,张秀平是其中之一,她说:“我有两儿一女,只有二儿子住金山社区南区,离我最近,每天中午来和我一起吃午饭。”

十多年来,张秀平的家成了老伙伴们的大本营。早餐过后,大家各忙各的,下午又聚在一起,打牌、唱南音。每周,他们至少“加菜”(聚餐)一次。“他们各自带菜到我家做,屋里坐不下,就在院子里摆上桌子。”到了晚上,他们结伴到社区广场跳广场舞,一天过得热闹又充实。

因为大家每天聚在一起,哪天发现谁缺席,都特别着急,一定会找。打桥牌的林阿婆说,有一回,她到超市买东西忘带手机,等她回家经过菜市场时,就有人告诉她老伙伴们都在找她。那天,张秀平等人急得甚至跑到林阿婆儿子所在的银行去询问。

上一页123下一页显示全文

曾文平老人(左二)请好友们到食堂一起进餐

抱团休闲 相聚在家唱南音 十几年不间断

下午4时许,在鲤城金山社区北区一幢单元楼二楼,彭玉华家中传出一阵阵悠扬悦耳的南音乐曲。走进屋内,14名老人在客厅围坐成一圈,他们或手握拍板,轻敲慢打;或吹着洞箫,弹着三弦、琵琶;其余的老人们则伴着弦乐声,齐声唱南音。

这些老人都是彭玉华所在社区南音队的队友,大家相识已有十几年,都是知己好友。每周至少有两三天,老人们会相约来到她家,吹拉弹唱,共度愉快的下午时光,如果耽搁到晚饭时间,大家就一起外出吃饭,热热闹闹,如同家人一般。

今年71岁的彭玉华有四个孩子,孩子们远的在厦门、台湾,近的在丰泽区,她和老伴住在金山社区。虽然子女不在身边,但她的生活却多姿多彩。20年前,退休后的她开始学习南音,老伴退休后自学了三弦和洞箫,两人一起加入了社区的南音表演队,认识了许多南音爱好者。她说,老友们聚在自己家练习南音最早是在2003年,从那时起一直延续至今。

除了平时的娱乐,老人们还经常参加一些南音表演,不久前他们自导自演的两个节目还入选了2016全国社区网络春晚。此外,每年老人们还会外出旅游几趟,去年去了厦门同安、泉州台商区和南安九日山。大家带上乐器,在青山绿水间弹唱南音,向各地游客展示南音艺术的魅力。

抱团住养老院 相互介绍住一起 老友相伴不孤单

25日上午10时许,江南老年颐乐园1号楼207房间传出一阵欢快的笑声。原来,8位老朋友前来看望住在这里的曾文平。85岁的曾文平去年5月搬进了颐乐园,从那以后不时有好友三五成群前来看他。临近中午,他带着好友们来到食堂,大家围桌而坐,边吃边聊,好不热闹。

相交30年的好友庄金城对曾文平说:“下个月,我和老伴也要搬进来,到时候我们就能天天见面了。”89岁的庄金城有三个孩子,大儿子在北京,一儿一女在泉州,之前他和老伴住在金山社区。去年下半年,他第一次到颐乐园看望曾老,发现这里的环境不错,跟老伴商量后决定先预约,冬天过后再搬进来。他坦言,年纪大了,这里有医生和护士,身体不舒服马上有人能处理。还可以和好友做伴,一起到活动室读书看报,生活不会无聊。

当天,庄金城的老伴刘灼仙还带了一位好友来“考察”。70岁的卫阿婆得知刘灼仙下个月就要住进颐乐园,也动了住进来的心思。“一个人住养老院有点孤单,如果有好朋友一起做伴那就不同了。”卫阿婆说,她对环境很满意,但还需要跟家人商量下再决定。

居家互助养老 低龄老人当义工 照顾高龄老人

走访中,记者发现,在泉州市不少居家养老服务站,服务老人的是一些身体健康的中低龄老年人。他们通过互助的方式,让空巢、孤寡老人的晚年生活有了保障。

晋江青阳街道青华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站采取老年人自助互助、志愿服务方式,让身体健康的中低龄老年人照料高龄、独居、空巢老人的生活起居。如今,社区里的20多位老人每天相聚一堂,中午吃完午餐,午睡休闲后,到下午才回家。

在晋江深沪镇华峰村居家养老服务站,当地村委为全村老人(女性55岁以上,男性60岁以上)提供免费午餐,村里10多名年纪较轻、体力较好的老人主动当“义工”,负责采购并在厨房打下手。每天中午,近百名老人一起就餐。午饭完毕,老人们简单冲洗自己用过的碗筷,再由“义工”统一清洗。在居家养老服务站,自助、助人已经形成默契。

晋江磁灶镇洋宅村敬老院住着50多位老人,大多是空巢及孤寡老人。敬老院具备居家养老服务站的功能,每天中午村里有100多位老人会到这里享用免费午餐,而吃住都在敬老院的老人每月只需交300元。敬老院平时由村老人协会的几名骨干成员负责管理。

乡村互助养老 成立互助小组 帮衬生活难题

经过春节短暂的休业,3月1日起,南安市眉山乡观音村71岁的魏秀珠老人又可以到村老年协会爱心食堂吃午饭了。魏阿婆的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都不在身边,虽然儿女们常回来看她,但一日三餐还是得自己张罗。有了爱心食堂后,她可以早上就过来和其他老人聊天,吃完午饭再回家午休。

去年7月1日,由乡贤捐资开设的观音村老年协会爱心食堂正式对外开放。周一到周日,村里60多位65周岁以上老人都可以到爱心食堂用餐,这其中也包括不少子女在外打拼的“空巢”老人。该村党支部书记陈文宝介绍,村里的年轻人大多外出打工或做生意,要过年才能回家。老人独自在家没人照顾,三餐都吃得很简单,很多人还时常吃隔夜饭,对身体不好。除了营养无法保证以外,生活也很单调。有了爱心食堂,老人们的生活和精神都得到了照顾。

如今,泉州市提供免费午餐甚至三餐的村庄和社区越来越多,如永春苏坑镇嵩溪村爱心食堂为80多位留守老人提供免费午餐,石狮宝盖镇郑厝村爱心食堂更是全天候为70岁以上的老人提供免费三餐。

走访中,记者了解到,德化农村地区有不少留守老人,有的地区老年人通过成立互助小组,帮助彼此解决生活上遇到的难题。

在德化南埕镇许厝村,老年人互助活动开展得有声有色。平时,老人互助组除了免费理发,还定期组织打扫卫生,相互帮助完成水稻、菜园的耕作等一些生产活动。有老人遇到困难时,互助组其他老人都会及时义务帮扶,平时还经常性走访全村的留守老人,了解留守老人日常生活和健康状况,排解老人的孤独寂寞。

上一页123下一页显示全文

近年来,泉州市积极拓展多元化的养老模式,让老年人老有所养、老有所依。

数据篇

泉州市空巢老人22.7万人

泉州市是老龄化程度较高的地区之一。据市老龄办统计,截至2015年底,全市60岁及以上本地户籍老人95.3万人,占全市户籍人口总数的12.68%。与家庭同住的老年人67.5万人,占老年人口总数的70.8%,空巢家庭老年人有22.7万人。

为有效应对人口老龄化迅速增长的形势,泉州市近年来高度重视养老服务体系建设,通过积极建设居家养老服务站、公立养老机构,鼓励民间发展民办养老机构,同时创新养老模式,为特困失能老人提供政府购买服务,积极发展多元化的养老模式,让老年人老有所养、老有所依。

市老龄办工作人员介绍,目前全市有400多个城市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站,其中鲤城和丰泽共有154个,居家养老服务站在中心市区已实现基本覆盖。社区里还可设多个居家养老活动点,如鲤城区金山社区现有常住人口中,60岁以上的老人有1400多人,70岁以上700多人,子女不在身边的老人有不少。彭玉华、张秀平的家已成为社区居家养老活动点,社区内还有不少这样的居家养老活动点。

分析篇

自选方式养老更自在

“随着经济发展和观念的开放,不少子女在外工作,无法陪伴老人身边,老人们‘抱团取暖’现象出现了。这说明老年人开始寻求自己的方式养老,也反映了当今社会生活方式选择的多样性。”华侨大学通识教育学院副教授肖北婴以自己的姐姐为例说道,“姐姐已经退休4年,每年都会和老同事集体出游2次,他们自行规划路线和玩法,乐在其中。平时,他们也经常聚餐,比如谁从龙岩买了土鸡,或在哪里觅到有特色的餐馆,便相邀一起吃。”

他表示,抱团的成员彼此熟悉,有共同语言,更容易在养老方式上达成共识,大家一起做喜欢做的事,一起交流,心情愉快。抱团养老在一定程度上排解了儿女不在身边的孤独感。而且,这是一种松散的群体结构,没有约束感,每个人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选择独处或聚集。他认为,“抱团养老”不失为一种不错的养老方式,能让老年人体验到老有所乐。

建议篇

子女仍需常陪伴 给予老人归属感

不过,并不是老人“抱团”了,子女便可高枕无忧。国家心理咨询师、泉州妇女儿童心理服务中心主任徐雪娜表示,因为现实因素影响,许多子女迫于无奈,确实无法陪伴在老人身边。老人与同龄人“抱团取暖”,陪伴效果是很好的,但子女不能因为老人有自己的圈子,就完全对父母不管不顾。

徐雪娜称,人老了会回归到孩子状态,很怕那种被抛弃的感觉。子女如果无法长期陪伴在父母身边,也要在经济上、精神上给予父母支持。如果人在外地,甚至在国外,可以通过手机视频或打电话,关心父母的动态。最好抽时间诚心陪在父母身边,即使是半天也好,不要匆忙来去,陪伴的质量比数量更重要。要给予老人归属感,这样老人知道子女是支持关心自己的,才会放下心与同龄人一起互动、休闲,享受健康、幸福的晚年生活。

“抱团”模式是趋势 鼓励提供平台支持

“‘抱团’养老模式既是未来养老的趋势之一,也是对机构养老很好的补充。”市老龄办商副主任表示,如今的养老模式并不单一,而是多种方式并存。社区养老、村民互助组等,都是值得提倡的方式。“比如德化一些乡村,‘留守’老人多,他们组成互助组,家里的田地一起种,平时生活上也互帮互助;城市社区里,大家互相熟悉,有亲近感,既可以到居家养老服务站,也可以自发组织活动。也许只是每天打一打招呼,也是一种关怀。”她说。

“现在新的小区里,每户都大门紧闭,邻居互相不认识。”她建议,小区也可多组织活动,把老人招呼出来,让大家多走动走动。房地产商若要开发针对老人群体的新小区,可以创新模式,如提供为老人服务的设施、活动中心等,物业服务也加以改进,如开设食堂让老人可报名用膳。各方都可提供各种平台,促进老人们的交流,为抱团养老提供更多的支持,共同促进泉州市养老服务体系建设。(记者 陈灵 王丽虹 实习生 庄哲毅 文/图)

上一页123下一页显示全文

闽南网2月24日讯 几杯白酒下肚,永春的36岁男子阿勇(化名),挥刀将自己的命根子切成两截……被家人发现后,被送到福建边防总队医院求诊。

干吗这么跟自己过不去?昨日,海都记者从医生口中得知,阿勇送医时曾说过,曾被人嘲笑只会生女儿。

正月初八晚上9时许,已经将自己命根子切成两段的阿勇被家人发现,家人赶忙将切下来的命根子用冰块保鲜,赶了一个多小时的路,终于将阿勇送到福建边防总队医院进行抢救。

负责主治的是医院显微外科的黄医生,他说,阿勇被送来时,因失血过多,情况较危险,需要尽快手术才行。但是,浑身酒气的阿勇,情绪非常激动,不愿意接受手术。医生只好先进行安抚,再打麻药。当晚11时许,阿勇才被推进手术室。医生在显微镜下,对伤口进行清创后,着手尿道、血管、神经等的修复。

阿勇的伤口,并不十分整齐,且尿道有2个伤口,医生怀疑他至少用了2次才将命根子断开。经过4个多小时后努力,手术终于顺利完成,约次日凌晨4点多,阿勇被推出手术室,他的命根子被成功接上。黄医生说,医院的显微手术通常都是对手指、脚趾等进行再造,阿勇这种手术,还是第一次碰到。“最好在6个小时内做手术,通常情况下,这种手术越早,恢复效果越好。”医生说,送医过程中,断掉的部分,在冬天气温低时可不用冰块保存,夏天可以用纱布包裹再用冰块保鲜,切忌温度过低,容易冻坏断肢,影响手术效果。

目前,阿勇的恢复情况很好。“神经还需要再经过一阶段的恢复,可能是几个月至1年的时间。”负责治疗的医生说,如果恢复得好的话,阿勇康复后有望恢复到之前状态,功能不受影响。

阿勇为何会做出这样的行为?可能跟生孩子有关。据了解,阿勇生了2个女儿,一个13岁,一个3岁,到医院后,医生听阿勇曾表示,自己曾被人嘲笑只会生女儿,初八当晚他喝完闷酒后,才会做出这样的行为。

□编后

标语不仅在墙上,更应贴在心上

“生男生女都一样”的标语贴了三十多年,却始终没能挥去36岁阿勇心中的“阴霾”。因为被嘲笑连生女儿,他竟能引刀自宫,这股发自骨子里的羞辱感,让小编心里颇为不适之余,后背也是凉飕飕的。

阿勇阉割的虽是自己,却真实地剖出了一大部分“重男轻女”、为人父母内里的肝肠。

什么才是“无后为大”?阿勇试图以一根断裂的命根子,顶住人言可畏,续接上这份责任。但我觉得,这是一记响亮的巴掌,打的是素质,打的是思想,打的终归是教育。(海都记者 陈晓婷 夏鹏程 通讯员 邢丽丽)

闽南网2月27日讯 一个刚刚三岁的男孩,在母亲情夫的家中,被棍棒相加殴打了约十个小时后,不幸身亡。这样的人间惨剧,近日发生在泉港区后龙。

16时更新:

据了解,陈某今年38岁,已有一名19岁的女儿,死者是她的小儿子!陈某和老公平时感情不和,事发当天老公正好外出不在家,小孩没人照顾,陈某便将其一起带往刘某家赴约。

刘某今年43岁,单身,和陈某的老公是同村人。

2016年2月23日夜晚,对于小小来说,是他来到这个人世间最悲惨最黑暗的一个夜晚,而他再也没能等到天亮。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一个人下此狠手?据泉港公安分局介绍,本月23日,泉港南埔的陈某妹接到了情人刘某的电话。刘某邀请她到其位于泉港后龙的家中过夜。23日傍晚,陈某妹带着她年仅3岁的儿子小小到刘某家中。期间,因为小小哭啼不停,影响了二人休息,刘某恼羞成怒,从23日晚上19时许至次日5时许,不断地用木棍、电线等物品殴打小小。

到了24日上午,陈某妹发现自己的儿子浑身冰冷,便和刘某将孩子送医。据当时组织抢救的医生介绍,孩子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没有任何生命体征了,手脚多处淤青,医生随后建议家属报警。

得知孩子已经身亡。陈某妹随即拨打电话报警,刘某也自己到泉港上西边防派出所投案自首。经审讯,刘某交代了其多次殴打小孩的犯罪事实。目前,两人已被警方刑拘,该案正在进一步侦办中。(海都记者 张凯航 谢明飞)

注:小小为化名

日本可爱学生妹水田麻依清纯写真

可爱美女图片写真

坏坏女孩的写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