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压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冲压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宁波公厕遭渔业互保协会强拆老人受牵连失居所dd

发布时间:2021-01-20 13:04:27 阅读: 来源:冲压模厂家

宁波公厕遭渔业互保协会强拆 老人受牵连失居所

原标题:宁波公厕遭渔业互保协会强拆 老人受牵连失居所

凌晨4点多,刘文超站在中山西路路口,盯着眼前一堆废墟发。妻子阿英坐在旁边一块石块上,双手不断揉着膝盖,眼神有点迷离。

这个点,大家还沉浸在睡梦中,可老刘夫妻彻夜未眠,已经在废墟前坐立4个多小时。

几小时前,这里还是个内洁外美的公厕。公厕外墙四周爬满了绿意盎然的爬山虎。

可凌晨0:50,伴随“轰轰”几声巨响,公厕连带老刘夫妇的窝一起被夷为平地。

城管

公厕拆除前

必须确定原地重建还是异地重建

一早接到消息,海曙区城管局城管二科科长毕为众赶到现场。他断定,连夜拆公厕的是宁波市渔业互保协会综合用房的开发单位。

他说,从去年开始,市渔业互保协会综合用房的开发单位就多次向他们提出拆除文化路公厕的申请。但因为没有收到规划部门的相关文件,城管部门就一直没有理会开发单位的申请。

4月22日,市渔业互保协会综合用房的开发单位再次以《关于拆除项目地块内公厕的函》形式,发函给海曙城管,计划4月28日拆除文化路公厕。这份函上表示,公厕在项目用地红线之内。

当天,海曙城管给开发单位复函:根据《宁波市市容环境卫生管理条例》,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占、损坏、拆除、关闭环境卫生设施……确需关闭、闲置、拆除环境卫生设施的,建设单位应事先提出相应方案,经市容环境卫生行政主管部门核准,并按照规划的要求予以重建。

“我们与对方强调,在没有办理相关审批手续前,不得擅自拆除文化路公厕,否则将追究他们相关责任。”毕为众说,“公厕在拆除之前必须明确几个事项。一是原地重建还是异地重建?假如是原地重建,那么在拆之前必须安排临时公厕,以不影响周边居民使用。假如是异地重建,那么也必须先选好地址建好公厕,方可拆除现有公厕。但强拆之前,我们并没有接到市渔业互保协会综合用房的开发单位提交的重建方案。”

昨天下午,海曙城管环卫服务中心在原址设置了一个临时公厕,是4个厕位的通用公厕。“周边居民反映非常强烈,都要求恢复这个公厕,我们会尽快在原址附近设置一个临时公厕,还是由老刘去负责管理。”

毕为众说,他们将积极与市渔业互保协会综合用房的开发单位协商,要求对方赔偿老刘损失。

强拆单位

在规划红线内

但城管部门一直没许可拆除

今年3月17日上午,宁波市渔业互保协会综合用房项目开工奠基,于2014年2月底完成招标。

按照这份文件,文化路公厕确实在规划红线内,按规定需被拆除。

上午,市渔业互保协会综合用房的开发单位负责联络拆除文化路公厕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公厕确实是他们派人拆除的。至于为什么要选择半夜,拆除以后怎么处置、怎么赔偿,他表示不清楚。

他一再强调,“既然在红线之内,我不明白为什么一直没得到城管部门的拆除许可。”

老刘

废墟下压着全部家当

老刘一整夜没睡觉,下午在派出所做笔录时,差点睡着。

走出派出所,他回到文化路那堆废墟。

“住的地方没了,我想看看还能挖点什么东西出来。”老刘夫妇月收入约2000多元。除去必要的生活开销,余下的钱不多。简易棚里的家当,是他们的全部财产。“电视机、冰箱,电饭锅都压下面了,还有上个月发的1000多元工资。”老刘不断用手揉眼睛,但泪水还是流了下来。

老刘有两个儿子,都在宁波打工,但是与人拼租,他就没把这事告诉儿子。

晚上8点,刘师傅拉了一块布挡风,用一块木板架在石块上,和妻子和衣躺在废墟边上,身边还有一些挖出来的小家电,但看上去都用不了了。这个50多岁的男人嗓音嘶哑:“旅馆太贵,我可以随便在路边窝着睡,就是苦了我老婆。”

文化路厕所凌晨被强拆

海曙区文化路公厕位于文化路2号,建于1984年。翻修过一次,现被评为三星级公厕。

刘文超,56岁,安徽人。2004年,和妻子一起管理这个公厕。一为省钱,二图方便,夫妻俩在公厕后面搭建了个小简易棚睡觉。

十年来,两人一直尽心打理着这个公厕。

前天晚上10点,跟往常一样,老刘拉下公厕卷闸门,回小棚屋睡觉。

凌晨0:30,有人敲打棚屋的门,并大喊“快起来,要拆公厕了”。

老刘夫妇从床上跳起来。早在几天前,海曙区城管环卫处的工作人员叮嘱过老刘,让他小心点,这两天可能随时有人来拆公厕。所以这几天,夫妻俩都是穿着工作服睡觉。

“卷帘门被摇得‘哗啦哗啦’响,一开门,站着三四十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手里还都拿着铁锹。”老刘回忆,“他们一边把我们的东西往外扔,一边催促我们抓紧收拾东西。”

没过几分钟,夫妻俩被连拉带拽,“请”出棚屋。

0:50,轰隆隆几声,公厕被夷为平地,剩下一片废墟。

老刘报警,可等警方赶到,这些人早就消失了。

昨天早上6点,废墟边围满了早锻炼的人,议论纷纷。老刘夫妇站在一边,一声不吭,神情落寂。几条流浪狗绕着废墟转圈。

“每天早上,我都给爬山虎浇水。”老刘眼睛泛红,深吸一口气。他说,这个公厕使用率蛮高,除了给过路的行人和早锻炼的人提供方便,北边胜丰社区的住户也会来这里上厕所。

公厕被强拆后,周边只剩下两个厕所,一个是万安桥边上的万安桥公厕,另一个是文化路西湾路路口的公厕。两个厕所之间相距约2公里。

“这个厕所拆了,以后上厕所要跑那么远,很不方便。厕所是公共设施,哪能说拆就能拆呀!”朱先生是胜丰社区的住户。他说,因为住的是老小区,很多住户家里只有一间卫生间,当家人排队上厕所时,就会来文化路公厕解决。(通讯员 厉娜 记者 胡昊 任烨)

三国跑跑BT(满V版)

六合管家手机版

拳魂觉醒

幻想封神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