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压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冲压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代名伶红线女辞世生前参与200多个粤剧剧目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8 01:35:20 阅读: 来源:冲压模厂家

一代名伶红线女辞世 生前参与200多个粤剧剧目

红线女

羊城晚报报道 那抹舞台上永远的“红色”作别了羊城——粤剧艺术大师红线女昨日离世。

她的名字,与粤剧、与粤剧那美好的别称“南国红豆”有千丝万缕的关联。

人们已经习惯了,每当粤剧有新戏上演,省市有大型文化活动,文化界有重要会议,或者仅仅是在“粤剧娃娃”们的排练室、人头攒动的粤剧文化广场,都会看到她——鹤发如银,架着或红或黑的宽边眼镜,衣衫鞋帽上总巧妙点染些红色。戏行里人、戏迷们尊她为“女姐”,其余人称一声“红老师”,她熟悉的身影,是岭南文化生态中不可缺的符号。

红线女的戏剧人生,从初登舞台、海报上排在最末的“小燕红”开始,到大红大紫几十年的“女姐”;参与200多个粤剧剧目、近100部电影,及至晚年还涉足动画片、纪录片;大起大落、纵横开阖……

表演如有神助

红线女无疑是粤剧行当里最为著名的大师级人物,她塑造过的翠莲、朱帘秀、王昭君、李香君、刘琴、沈洁等女性角色,推出的《搜书院》、《关汉卿》、《昭君出塞》、《李香君》、《山乡风云》、《昭君公主》、《白燕迎春》等知名剧目,汇成独特的“红派”表演艺术体系。而她根据自己的天赋、嗓音条件,在传统旦角的基础上,融入京腔、昆腔演唱艺术和西洋美声技法,所创造出的令海内外观众为之倾倒的“红腔”,更是把粤剧旦角唱腔发展到一个崭新的阶段,至今无人能及。

上世纪50年代,红线女在广东农村体验生活,茶余饭后,老乡请她唱支粤曲。红线女即兴清唱了《黛玉归天》唱段,一曲罢,伸出手来,旁人一触,冰凉冰凉的。旁人感到,仿佛黛玉死了,红线女也离了魂儿。

当后辈多年后问起她何至于此,红线女说:“这个当然应该有。我对于人物的塑造从来都是要求真实,喜怒哀乐,都是发自内心。不是说都是我红线女去演祥林嫂,我红线女去演沈洁(现代戏《白燕迎春》女主角,一位医生),而是我演《白燕迎春》我就是沈洁,我演《搜书院》我就是翠莲。不是我演什么,而是我是什么!我的脑袋、思想、眼睛、思想、说话,全部都是角色的。”这样的投入,何愁角色不活!

“什么人唱、什么人演,我都要去看、去请教。”红线女从艺70余年,就这样坚持了70多年。上世纪50年代,她就跟着学过昆曲的《思凡》,后来改编成粤曲,又专门去请教过唱歌剧的周小燕。然后她还跟俞振飞老师学习昆曲的《贩马记》,还跟梅兰芳先生学过京剧的身段、眼神等。

除了这些大家,红线女也是什么普通人演的戏都不放过。在香港时,她连游乐场里演的粤剧都会去看。

曾经影剧双栖

红线女还有个跟别的粤剧“大老倌”不太一样的经历,那就是抗战胜利后,她曾在香港拍过近百部电影,是粤剧、电影“双栖影星”。逢到新片上映,观众祝贺她演出成功的花牌曾有三层楼那么高。

红线女为什么那段时间转演电影?她回忆,当时香港的粤剧界有种现象,她很不喜欢,演戏常常没剧本,晚上演出、早上才给你一个简单本子,那怎么演?而电影有导演、剧本,有场景,看得到,合适她就拍,不合适就不拍,有选择。

到了上世纪50年代,她受到新中国的感召回到广州,也为全国上下的戏剧改革、戏剧为人民服务的热潮所震撼。当时的广东省委书记陶铸对她说:“你还是要回来演戏,粤剧需要你!”从此,红线女真正把全部的爱和精力都投入到了粤剧。

多年后,她曾对羊城晚报记者吐露了一个内心深藏多年的“秘密”:“其实,我喜欢演电影!因为演电影我有自主权,拍了一场戏就可以看看,行就好,不行就重新拍过,导演和我可以合拍,可以追求完美。舞台上就没有了,对手如果不看剧本,你死看也没用,他出台‘并啉梆啷’不知唱什么,然后一向着你,你就得接着唱,还是缺乏点沟通。”

而她也承认,电影那种分片段拍摄、每次都要快速进入角色的训练对自己的舞台表现大有帮助。“舞台上演员是一气呵成,各种情绪如江河奔泻首尾贯通。但电影演员在镜头前,角色的感情是根据导演的镜头处理而发展的,有时候导演采取跳镜头、跳场景的拍摄处理,有远景和近景的不同要求穿插,演员就得让哭笑怒骂等各种情绪快速转换。等我再要到粤剧舞台上塑造人物,自然也就能很快抓住角色的性格、情绪。”

不倦推陈出新

“红线女”,前辈艺人靓少凤根据“红拂夜奔”的故事为她改的这个艺名,她从未辜负过。终其一生,她都是一位敢有作为、勇于革新的艺术家。

粤剧舞台上出现现代舞美布景、有了“吻戏”、唱腔尝试更加音乐化……当这一系列的变化出现,人们拿去征询“女姐”的意见,她很少有反对的时候。红线女常说,粤剧之所以成其为粤剧,里面最重要就是有生活,有生活才有进步!“如果你说这些都不能接受,那以前我入行的时候粤剧还是唱起来用白话、念白用中州韵白呢,现在不也改变了吗?创新应该鼓励,演员摸索、创新第一年、第二年不行,第三年总会好一点,好一点慢慢就会成熟了。”

而红线女自己,更是亲身尝试了粤剧与各种艺术形式、表演样式和文艺体裁的融合、创新。1984年,她在广州中山纪念堂举行粤剧戏曲小调音乐会,这是中国戏曲艺人的首次个人演唱会。而后,她又尝试用钢琴、交响乐为粤剧伴奏……进入这个世纪,红线女年近八旬之际,又传出了她全程摄制《刁蛮公主戆驸马》动画版并亲自亮嗓配音的“壮举”……

这部动画片,是红线女晚年最钟爱的“孩子”,近年来目睹她多次亲自去文博会、艺博会、演艺交易博览会“站台”推广,就是想让更多的年轻观众、特别是孩子们领略到粤剧的魅力。

2009年,红线女还亲自带领摄制组辗转北京、广州、上海、香港、澳门等地,亲身回忆和讲述了从艺七十年来的人生经历和艺术生涯。这一回,她的身份是制片人、艺术总监、主演“三位一体”,拍出了大型文艺性纪录片《艺海明珠——纪念红线女从艺七十周年特辑》。

担忧编剧奇缺

去年初,羊城晚报曾经刊出一位粤剧爱好者的文章,建议用“封顶、固化”等非常规的方法来“拯救粤剧”。

当记者试图采访红线女有关见解时,老人家颇生气,她拿出一沓演出的照片,抢白道:“我不谈什么‘拯救粤剧’,根本没有这些事。我有生以来,懂得粤剧,都没有想过粤剧要拯救!粤剧需要帮忙、推动、继承、改革,这个可以,但根本没有‘拯救’的问题存在。我刚刚春节后去过湛江化州,你看看有多少人啊!成千上万啊,这种热情、这种群众基础,需要拯救吗?这些事实就该让读者知道。”

话虽是这样说,但实际上,红线女从自己基本不再正式登台后,可以说没有一天不抓住各种机会呼吁,要千方百计帮帮粤剧!

在每年的省市两会、文艺界座谈上,当省市领导去给她拜年、慰问之时,或者是她不定期在红线女艺术中心举办的粤剧界各层次人士的恳谈会上,红线女都不遗余力地提出各种建议:“粤剧团能否恢复‘提场’这个设置?”,“全省主要的粤剧团都没有一个专职编剧了!”,“粤剧当务之急是大量培养青年人才和青年观众!”……殷殷之情,溢于言表。

记者不止一次亲耳听到,她对每一位遇到的文化界主管领导都诉说:“我唱了一辈子粤剧,现在也还想唱,但却没有新戏可唱,因为现在真正的粤剧编剧少之又少。我们现在不缺唱戏的,缺的是写戏的。”她还回忆,前些年广东曾委托中山大学举办过一个20人的培训班,“但是培训了几年之后,那些年轻人毕业了就各奔东西,转行兼职都有。到现在为止,在职的粤剧专门编剧全省只剩下‘一个半’那么少了。”可以说,这是红线女晚年的心结。

北京抱枕

辽宁玩具少女

湖南德国马尔测厚仪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