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压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冲压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官员微博成功密码何在

发布时间:2020-07-13 19:55:11 阅读: 来源:冲压模厂家

当下,微博正前所未有地将公信、官德推到全民监督的眼光下,把官员装进“玻璃房”中。眼下,因为不能适应微博舆论的网络事件屡屡出现,我们不禁追问:政府尤其是官员,应当如何提升“微素养”?我们更需要深思的是,官员应该提升哪些方面的素养才能直面“微时代”?

近日,拥有24万“粉丝”的“@段郎说事”被迫去V再次引发网络热议。公职人员要不要“织围脖”,如何“织围脖”再次成为讨论热点。

应鼓励公职人员织“红围脖”

拥有24万“粉丝”的“@段郎说事”无疑是微博界的大红人。其真人是江西省九江市公安局纪委副书记段兴焱。然而,7月9日,“@段郎说事”取消了V认证。

至于去V的原因,段兴焱先是做了一番解释,后来又自行删除,接着再次详细解释了去V原因。其实这种反反复复的态度,已经说明微博主人内心的纠结,说明他想在网络上有所作为、却遭遇现实困境的矛盾心理。

作为红极一时的政府公务人员微博,其最后被迫取消加V的直接原因是“领导约谈”,深层次的原因,则是微博主人遭受了来自体制内的某种压力,他的微博让背后的单位和一些官员领导感到不高兴。

段兴焱的实名认证微博自开通以来,虽然影响力越来越大,成为名副其实的“红围脖”,但所发的内容,并无什么“越轨”之处。恰恰相反,段郎的“警务轶事”系列微博,因为真实性强、可读性强,极具思想内涵,其文字投射出来的人性和责任,一改公众眼里不少警察总是一副“冷冰冰”、不近人情的职业形象。

事实上,因为该微博内容传达出的形象正面、积极,在网友的眼里,“@段郎说事”为树立和维护警察正面形象起到了积极而独特的作用。

这样积极正面的个人微博,让其说话又有何妨?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段郎的真诚,恰恰是官员微博和官方微博学习的范本。各级官员理应多看到公职人员“红围脖”的正面和积极意义,对他们给予客观和理性的评介。而在网络实名制的今天,更应该鼓励“红围脖”实名认证,鼓励其理性、负责地在网上发言,而不是打压,让其“去V”。(新京报 苑广阔)

“微时代”,官员应该具备哪些“微素养”?

2012年5月,《决策》杂志在山东、江苏、安徽、浙江等省市开展了“官员需要哪些‘微素养’”的问卷调查,收回有效问卷241份。其中69.6%的开通微博者中,一半进行了实名认证。

本次调查中,22%的被调查者认为官员首先应该具备“直面批评的包容心与纠错力”的领导素养,在所有选项中,比例最高。“打通任督二脉事件”后续的发展是一个极好的例证。

“打通任督二脉”在微博上引起一片质疑后,甘肃省卫生厅最先回复这些质疑的微博出现在5月23日下午4点。该微博称“今天有网友对我省开展真气运行法培训嗤之以鼻,甚至讽刺、挖苦之声不绝于耳……诸多国人不做调查研究却草率反对,一股躁风,一阵痛心...。。”

言语中露出恼怒的情绪。这显然于事无补,不久后,这条微博即被删除。

事件的转折点出现在下午5点,刘维忠在其官方微博上对此作出了回应。

经历过2011年“猪蹄厅长”的舆论狂潮,刘维忠对于如何应对网络的质疑,可谓得心应手。

在回应中,刘维忠称,“我非常理解大家对于通过练习真气运行学打通‘任督二脉’的质疑。因为我们从小都看过很多武侠小说,武侠影视作品。在武侠小说的误导下,我们认为打通任督二脉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我想告诉大家的是,从中医上来讲,打通任督二脉只是让气血更加通畅,身体更健康而已,并不是什么武功绝学。”

在其发布的“长微博”中,刘维忠调侃道,“如果您认为,打通任督二脉就可以飞檐走石,开辟碎石,天下无敌,恐怕要让您失望了。小说和常识的差别就好比,在小说的《三国演义》中,诸葛亮三气周瑜,周瑜被活活气死,在历史典籍《三国志》中,周瑜是病死的,诸葛亮是冤枉的。”

刘维忠的回复包容批评而不失幽默,直面问题又及时引导,少了个人情绪。此条微博发出来之后,转发与评论均超过千条。在1100多条的评论中,讽刺、情绪化者仍然存在,但支持、理性化者开始增加,成为“打通任督二脉”事件的转折起点。

在“直面批评的包容心与纠错力”之外,19.5%的被调查者认为官员应该具备“更加平民化、人情化的语言素养”。

“不伺候官话”已经成为众多官员微博的成功之道,也是各方关于微博的共识。对此,“微博达人”、浙江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蔡奇的经验是:“少谈概念多讲事实,少谈抽象多讲具体,少谈外头多讲身边,少谈枯燥多讲有趣。”

此外,17.1%的被调查者认为官员应该具备“获取、分析、评估微博上各种信息的信息素养”;15.9%的被调查者认为应该具备“利用、应对新媒体的媒介素养”;15.9%的被调查者认为官员应该具备“更加注重细节的能力”。

这三方面的素养紧密相连,“如果缺乏微博素养,官员就很难预料,网络会对其发布的信息细节进行一个怎样的二次解读。”海宁市司法局局长金中一告诉《决策》。

一个典型例子是2011年底,“微博红人”、云南红河州宣传部部长伍皓因称建造红河州行政中心“才花了4亿”,引来网上一片声讨!

后来,伍皓不得不在微博上说明:“当时有语境”,是针对网友误传的“100亿”而言的。

不是每个官员开微博都要求其粉丝成百上千万,也不是每一位微博官员都需要成为“微博红人”。微博只是一个工具,“微素养”也只是更好运用这个工具的方法与手段,对于官员而言,除了掌握必要的“微素养”之外,更要关注在工具里放上了什么样的内容,有什么样的观念,做了什么事。

“归根结底,在我们讲到新媒体素养时,超出一切的一个命题是,我们要成为一个好的公仆,我们应该成为一个品德高尚的人,这样才能使我们的政府官员对新媒体的使用产生一个良性的、积极的效果,根就在这儿。”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网络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杜骏飞说。(新京报)

郴州西装定制

松原西服定制

孝感工作服订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