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压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冲压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幻想中的生死之舞-【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9:40:00 阅读: 来源:冲压模厂家

明媚的阳光里,和煦的暖风徐徐的吹着,吹绿了一望无际的小草,吹开了漫山遍野的小花,吹来了追逐纷飞的蝴蝶。

这就是蝴蝶谷,每当寒冬过后,山谷中就会涌现许多蝴蝶,没有人知道这些蝴蝶是怎么来的,又是怎么去的。

五颜六色的精灵在大自然的怀抱里翩翩起舞,也许可以给人一些启迪或灵感,田野就是到这里来寻找灵感的。

田野是一个著名的后印象派画家,他的作品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洋溢着大自然的气息,感染着每一位观众。

创作不是无止境的,灵感和才思都有晃点的时候。已经整整两个月,田野没有创作出一幅令自己满意的作品了。

走出帐篷,自由的呼吸着大自然的气息,目之所及,尽是最纯粹的绿,最鲜艳的红,渴了捧起溪中的泉水,饿了摘几枚不知名的野果。

在蝴蝶谷生活的这几天,田野觉得自己的心灵得到了净化,那种难产的焦虑已经慢慢平复了下来。

一条小溪从山谷深处蜿蜒而来,看不到尽头,田野沿着小溪向山谷深处慢慢行进,手中的画笔不时勾勒一番,记录下心中的感悟。

当我们专注于一件事情的事情,就会忽略时间的流逝,田野想起来要回头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了。

山谷里升起淡淡的薄雾,几缕漏网的夕阳洒在薄雾上,茵茵郁郁,让人留连。

进或是退,进也许会露宿山间,退明天又会面临这个进退的选择。

最终,田野决定前进,穿过浓密的树枝,翻过崎岖的岩石,眼前陡然一亮。

山谷尽头竟是一望无际的草地,谷中的雾气凝聚成水滴,挂着小草的叶子上,映出半轮红日,半天红霞,远方的红日中一个婀娜的身影在翩翩起舞。

田野一时间痴了,这是从未见到过的美景,一种前所未有感概激荡全身,充斥脑海,却又无法用画笔描绘。

静中有动,这种美不再是单纯的自然之美,也融入了人文的气息,这就是自己一直在寻找的那种美好。

田野痴痴的站在夕阳的余晖下,任由身后的影子越拉越长,直到变得模糊。

这时候,田野才恍然想到,之前那个和大自然浑然一体的舞姿,出现的如此神秘。当他想到去追寻的时候,夜幕的轻纱已笼罩了大地。

田野蜷缩在一块岩石下面,露水打湿了衣服。人还未睡去,不是因为潮湿的露水,也不是因为冰凉的石块,而是心中有了一个翩翩起舞的影子。

第二天,夕阳西下的时候,田野果然又见到了那个身影,他向着那个身影奔跑,靠近。

仙女下凡?一尘不染?田野掏空了心思,竟然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汇来形容眼前这女孩带给自己的奇特感受。

女孩的容颜既非天姿国色,也非闭月羞花,唯独一双灵动的眸子令人沉醉。鲜花、绿叶编制的短衣、长裙将女子的身姿彰显到极致,却又让人无法升起一丝邪念。

田野小心翼翼的取出画笔,他怕自己的任何声响都有可能打破此时的美好。美丽的倩影丝毫不介意田野的窥视,依然在忘我的舞动,直到夕阳隐没最后一丝余晖。

田野手中的画笔和女孩的舞姿同时停了下来,女孩莲步轻移,向田野走去。

田野的心忽然跳的很快,“你好,我叫田野。对不起……我,我知道没经过姑娘的同意,就画你的画像,很是冒昧。可是,你真的太美了,我真不是有意的……”。

女孩没有答话,径直走到画布前面,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田野的油画。

田野见女孩不理自己,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知所措的摩挲着画笔。事实上,田野并不健谈,他把一个男人应有的激情,都奉献给了艺术,所以,到目前为止还是单身,他和女性的交流仅限于讨论艺术。

女孩看完田野的油画,并未生气,反而对田野回报了一个羞涩的微笑,蹦蹦跳跳的跑开了。

“喂!你叫什么名字,明天还来吗?”不知为何,田野看着女孩要离开,忍不住喊了一声,话一出口,田野才意识到自己太唐突了,脸颊瞬间变得滚烫。

奔跑中的身影顿了一下,随后以更快的速度跑远了。“呼”田野长出了一口气,摸着自己滚烫的脸颊,他不知道自己刚才哪里来的勇气。

接下来的日子里,田野发现女孩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难以接近。每天的夕阳里,女孩跳自己的舞,田野画自己的画,有时候女孩也会坐在篝火旁听田野讲一些美丽的童话故事。

田野没有想过自己为何一直画不出一幅令自己的满意的作品,是自己画不出,还是自己不想满意,他统统不想考虑。每天他最想做的事情就是看着女孩画画,至于画什么已经不重要了。

花儿开了、又谢了,天气转热、又转凉,谷里的蝴蝶不知何时已悄无踪影了。田野在山谷里呆了多久?一个月,三个月还是六个月,他已经不记得了。

田野虽记不得时日,却没有忘记自己来这里的初衷,最终该用一幅怎样的作品向自己和期待已久的观众交差,又如何为这段美丽的邂逅画上一个句号,他的心开始烦闷,躁动。

女孩不会说话,却能从田野的一举一动,一个眼神里明白田野的心意,她也看到了即将到来的离别,可是她除了跳舞,什么都不会。

终于有一天,田野爆发了,“跳,跳,你就会跳,你除了跳舞,还会什么?”,女孩噙着眼泪离开了。

这一夜,田野孤独的坐在篝火旁,回想着两人相处的点点滴滴。明天她来了,要不要说声对不起,还是就这样分别,不再相见。

“噼啪”一缕火光从火堆中炸起,不等落地就燃烧成了灰烬,像极了流星。田野痴痴的凝望着跳跃的火焰,心里有甜蜜,有苦涩,有不舍,有决绝。

火光渐渐变得模糊,遥远,一个身影越来越清晰,她变成了一只美丽的蝴蝶在火焰中飞舞,彩色的翅膀燃烧着火焰,火焰的轨迹化作了一个个字符。

“田野,世间最感人的艺术,莫过于生与死,再见了!”

田野迅速的擦掉被泪水迷蒙的眼睛,拿起画笔,画下了幻想中的生死之舞。

第二天,她没出现。

第三天,她没出现。

……

一个月之后,田野绝望了,也许那个女孩再也不会出现了,也许那一夜看到的根本就不是幻象。

田野又回到了都市,带回了一幅名为《重生》的作品,同时公开宣布封笔退出画坛,永远不再作画。

之后,田野变卖了所有家当,搬到了蝴蝶谷,那个两人相遇的地方,田野痴痴的站在草地上,眺望着远方,等待着她的出现。

他记得她说的是“再见”而不是“永别”。

仙魔尘缘破解

传奇演义

迷你拳皇单机版

表情包大冒险游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