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压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冲压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蚯蚓精作梗

发布时间:2019-04-16 05:44:26 阅读: 来源:冲压模厂家

有一个老翁,身体一直都很强健,心肠也很好。前不久,老翁出了一趟远门,回来的路途中,遇到一只快要渴死的野狗,老翁心生同情,取下水袋,给野狗喝个饱。不一会儿,野狗站起身,抖了抖身子,变成一条长长的蚯蚓,蹿进树林,不见了。老翁有一个儿子,叫“文奎”,生得膀大腰圆,臂力千斤。

老翁回到家,身子就不舒服,晚上睡觉,还总做噩梦。一天,阳光很温暖,老翁把椅子搬到院子里,靠在椅子上,晒太阳。晒了一会儿,老翁觉得很没趣,就拿来竹笛,吹奏起来。

正当老翁吹的尽兴的时候,一个有房檐高的怪人走进院子,怪人穿着黑色的衣服,戴着高高的帽子,獠牙如锯,目光如火。怪人大声呵斥,声音惊动了正在屋中睡觉的老翁的儿子——文奎。

文奎手抄一根木棍,冲出屋外,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来这里撒野?”

怪人呵呵一笑,说道:“你等凡夫俗子,不配知道我的大名!”

文奎也不害怕,说道:“我不想打无名之辈,你还是报上名来,免得江湖上的人说我欺负无名小辈。”

怪人呵斥一声,说道:“你等小儿,告诉你也无妨。我就是阴间鬼王,今日路过此地,听到这么难听的竹笛之声,心中不爽,前来报复!”

文奎呵呵一笑,说道:“你要是阴间鬼王,我就是专门收拾鬼王的捉鬼天师钟馗。”

怪人哈哈大笑,说道:“狂妄不知死活的家伙。”

文奎手抄木棍,与怪人在院子中打了起来。那怪人身形巨大,几番进攻,文奎都没有讨到便宜。而且,那怪人身体如生铁一般坚硬,木棍打在上面,发出沉闷的声响,根本就伤害不了半根毫毛。老翁坐在一旁,仔细观察儿子与怪人的打斗。

老翁见怪人的铠甲和腮帮子之间,不时的一开一合,就像鱼鳃一样,那张合的口子有拳头那么大。老翁对儿子说:“怪人的弱点在腮帮子和铠甲之间,你为什么不打它的腮帮子呢?”

文奎听了父亲的话,一闪身,让到一边。对准怪人的腮帮子与铠甲之间,打了过去。那木棍像一只长毛一样,直接刺进怪人的身体里。怪人受到致命的攻击,立刻倒在地上,走近一看,竟然是一条长长的蚯蚓。

文奎搬来一个石块,压住蚯蚓的身子,使它逃脱不了。老翁回到屋里,取来一把锋利的砍柴刀。老翁把砍柴刀递给儿子,说道:“把这个害人的孽畜砍了吧。”

文奎举起砍柴刀,正要落刀之时,那条长长的蚯蚓竟然开口说道:“我知道错了,请你原谅我,把我放了吧!”

文奎怒瞪着眼睛,说道:“放了你,没门。”

那条说话的蚯蚓竟然呜呜咽咽哭泣了起来,看上去,十分的可怜。文奎心生同情,慢慢放下手中的砍柴刀,说道:“你回去吧。”说着,就要去搬石块。

老翁制止说道:“这蚯蚓精刁横霸道,你若是放了它,将来还不知道要害死多少人呢?像这样的孽畜,不能心慈手软。”

文奎听了父亲的话,立刻收住手。那蚯蚓精又呜呜咽咽的哀求道:“今后,要是我再害人,就天打五雷轰。”

父子俩见蚯蚓精确有悔改之意,就把它放了。搬开石块,长长的蚯蚓爬进草丛里,不见了。

过了两天,老翁的病好了许多。又过了两天,老翁病的比先前更严重了。吃不好、喝不下,还睡不着。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老翁强撑着身子,坐在路边的一个石块上晒太阳。离老翁不远的地方,有一棵遮天蔽日的古树。一个小孩子正在树下玩耍。老翁觉得那孩子很有趣,就静静的看着小孩。

忽然,一只大手从树干里伸出来,猛地把孩子拉进去,就不见了。老翁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慢慢走过去,围着大树转了几圈,也没发现什么异常。老翁捡起一个石块,在树干上敲打了数十下,依旧没异常。老翁以为自己久病不愈,产生了幻觉,也没在意,就回去了。

傍晚的时候,隔壁邻居愁眉紧锁的走过来,说道:“我家孩子不见了,找了半天也没找着。要是找不到孩子,以后,叫人怎么活呀!”

老翁问道:“你家孩子是什么时候不见的?”

邻居说:“吃过早饭,孩子在那棵大树下玩耍,我去地里,干了一阵农活,回来就不见了。”

老翁想了想,说道:“我先前看见一个小孩子在大树下玩耍,忽然被一只手拉进树干,就不见了。”

邻居焦急的问:“那孩子长什么模样?”

老翁说:“五六岁的样子,穿着一件黄色的衣服,光着脚丫子。”

邻居惊叫一声,道:“正是我家孩子。要是被那树精吃了,那该如何是好?!”

老翁心想,难道中午见到的那一幕,并不是幻觉?老翁于是说道:“叫乡亲们来,烧了那棵树精,就能救出你的孩子。”

一会儿,几十号村民们赶来,围在大树前,高声喊道:“你这个树精,再不放了孩子,我们就用柴火烧死你!”

大树一点反应也没有,乡亲们又高声喊了一阵,还是没用反应。乡亲们在大树的周围架起柴禾,点燃了。火焰如山,烧了一会儿,从树上跳下一个怪人。老翁见状,立刻叫儿子追上去。文奎手提斧子,追上去就砍。可是,那怪人的身体就像生铁一样,一斧子砍下去,连个白印都不会冒。这时,文奎才注意到,原来这个怪人正是前不久,父子俩制服的蚯蚓精。

文奎一下明白过来,赶紧用斧头劈怪人的脖子。只劈了一斧子,那怪人立刻倒地,变化成一条长长的蚯蚓。文奎急忙抬起斧头,接二连三,砍了一阵,直到把蚯蚓精砍成肉酱,才停下来。

蚯蚓精一死,大树拦腰就断了。文奎爬上去,仔细一看,只见那个小孩正困在中空的树干里,抱出来一看,居然还有气息。

蚯蚓精死了,过了三天,老翁的病竟然痊愈了。这时,老翁才明白,自己久病不愈,都是那蚯蚓精从中作梗!

食品厂工作服

工作服男装

工作服印制

冬装职业装

相关阅读